“非常感谢队友们帮助我进了两个球,成为本场比赛的最佳球员。”

  比赛结束之后,C罗的身边摆着代表着本场比赛最佳球员的奖杯,但在接受采访时,他把自己的进球功劳毫不吝惜地分给了队友们。

  就像他自己所说的,小组赛首战匈牙利,普斯卡什球场上座满员,“这是一场非常艰难的比赛”。面对匈牙利摆出的铜墙铁壁,葡萄牙足足花了83分钟才凿开了对手的大门,而凭借C罗在之后的梅开二度,葡萄牙得以三球完胜对手。

  作为卫冕冠军,葡萄牙的小组形势可谓非常严峻。

  掉入死亡小组的他们,势必要踩着法国、德国其中之一的肩膀,才能完成小组出线的任务,所以首战对阵小组内的最弱对手匈牙利,葡萄牙必须一改此前小组赛慢热的毛病,拿到3分才能确保自己的出线主动权。

  为了达成这一目标,葡萄牙主帅桑托斯在四后卫+双后腰的基础上,在C罗的身旁排出了若塔+布鲁诺+贝尔纳多-席尔瓦的攻击型中场组合,尝试为顶在最前面的C罗送上源源不断的炮弹。

  然而匈牙利球员的拼抢力度,显然远远超出了桑托斯的预计。

  在主场球迷的声势之下,匈牙利球员从一开场就打满了鸡血。

  不仅从阵型站位上全力封锁禁区外围的空间,而且个人的防守动作充满了侵略性。比赛第9分钟和第17分钟,C罗在边路和中路尝试向前冲击时,都被对手直接从脚下把球断走:

脚下稍慢,被破坏
遭遇拦截

  而在战术作用上,本场比赛C罗的发挥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。

  在单中锋阵型里,顶在最前面的中锋承担着牵制防守的重任。要么通过力量来吸引后卫的防守注意力,从而为其他区域的队友创造更大的空间;要么通过速度来冲击对方的防线,从而直接对后卫和门将施加压力和威胁。

  年轻时的C罗,可以在高强度比赛里同时起到这两项战术作用,这也正是他无论在哪,职业生涯无比辉煌的原因,然而在本场比赛,他的战术作用受到了明显的限制。

  背身拿球时,匈牙利后卫的上抢会影响他的处理球稳定性:

停球大了,遭破坏
背后贴身够凶悍

  冲击防线时,也需要先行启动才能甩开后卫,就很容易使自己进入越位状态:

靠意识和跑位
另一角度看传跑时机

  当然了,匈牙利猛拼猛打的状态也是不可持续的,进入上半场后半段之后,体能下降的他们自然让渡出了更多的空间。

  这个时候的C罗可以轻松进入禁区,等待两个边路送出的炮弹,发挥自己在门前的终结能力,然而头顶脚踢都稍稍偏出,这显然不是他的正常水平。

  很显然,此前20多分钟的肉搏和冲刺消耗了他过多的体能和精力,这让他在射门时失去了稳定性:

头球抢点偏出
门前抢点

  然而万幸的是,葡萄牙已经不是2016年的葡萄牙。

  下半场比赛后半段,桑托斯的后手牌相继打出,拉法-席尔瓦改善了贝尔纳多-席尔瓦在边路球路过于单一的问题,雷纳托-桑切斯提供了持续带球推进的关键元素,安德烈-席尔瓦的作用则更为明显,正是他出现在了前锋的位置上,从而让C罗来到外围拿球时,依然有人能够压制匈牙利的防线。

  从某种角度来说,这正是C罗和拉法-席尔瓦在伤停补时第2分钟,可以从容地在大禁区边缘打出连续配合的原因:

连续配合能力

  36岁的C罗的确是老了,这一点从比赛进程中不难看出。

  面对匈牙利后卫的防守,他很难将自己的强度维持到90分钟的长度上,而这一点并不奇怪,他毕竟是36岁的老将了,需要合理分配体力才能打满全场,只不过这样时而发力、时而省力的打法,就需要球队更多的资源倾斜来支撑他的打法

  就像他这次拿球之后,招呼其他队友前来策应一样:

队友众星捧月的跑位

  而葡萄牙,恰好具备这样的资源。

  在前锋线上,他有了安德烈-席尔瓦这样的帮手,在中场端,雷纳托-桑切斯可以将球权送到他的脚下,这样他就可以在大空间下发挥自己的能力,即便失误,后场的鲁本-迪亚斯也可以清除对手的一次次威胁。

  只要桑托斯将自己的手牌打好,那么已经超越普拉蒂尼在欧洲杯上历史进球纪录的C罗就还能为葡萄牙攻城拔寨。

  就像他第一次参加欧洲杯的2004年一样。

  (牧子)